Aaron Sims Creative Stranger ThingsAaron Sims Creative © Netflix
Aaron Sims Creative Stranger ThingsAaron Sims Creative © Netflix

Aaron Sims Creative – Making a Monster for Stranger Things


随着《怪奇物语 2》在世界各地都成为了热门话题,我们访谈了 ASC 的 Steffen Reichstadt 和 Michael Pecchia,探讨了剧集中史上最可怕的大魔王的创作过程。

Aaron Sims Creative 在 VFX 界有着独特的地位。除了提供最终镜头产品,他们还会帮助制作预览图,概念创作,生物原型设计和角色设计,这个流程有个名字叫“屏幕草图”。这是一个比其他 VFX 工作室更直接实用的工作方式,而且也意味着 ASC 从开始就深度参与到创作之中。

今年,ASC 已经参与创作了《加勒比海盗:死无对证》,《神奇女侠》,《猩球崛起:终极之战》,以及《小丑回魂》。但恐怕最好的作品还是《怪奇物语》,这部 Netflix TV 剧集为我们呈现了可爱可信的主角 – 以及不可爱但非常真实的怪兽。

我们访谈了 Steffen Reichstadt (艺术指导兼 VFX 总监) 和 Michael Pecchia (执行制片人) ,探讨了关于生物创作和第二季的话题。

想要进一步了解 Aaron Sims?请收听这期 CG Garage 播客电台专访。

Aaron Sims Creative © Netflix

你们预料到《怪奇物语》会变成现在这样的现象级话题吗?

Steffen Reichstadt
没想到!我们能加入这部剧是因为我们与编剧兼导演 Duffer Brothers 有过几次小合作。我们以为这次还和以前一样,只是帮忙做一些小活。即使是我们在看样片的时候,做特效的时候,我们也觉得它可能只是一部可能会有点意思的,80年代复古怪兽故事片。

我们完全没预料到它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但是当我们看到最终剧集的时候,我们和所有观众一样,立刻就喜欢上了。它绝对是惊艳之作。这全归功于 Duffers。他们完全达到了创作目标,并且做得非常漂亮。

Michael Pecchia
这就得说到我们的屏幕草图工作流程了。我们会预先进行一部分设计,在半途中 Duffer Brothers 决定让这个角色穿上西装。他们拍摄的几个镜头素材,找到我们说,"我们怎么让这个角色穿着西装穿墙而过而且看起来非常酷?" 我们的优势就是,因为这是我们自己设计的,素材已经完成了 70%。

他们在墙上切了一个方洞然后问 "接下来怎么做?" Aaron 就说,"你们知道吗?我们已经有现成素材了,我们把这些素材做完,然后直接制作全 CGI 镜头给他们看。" 然后客户觉得,"这恰恰就是他们想要的东西。" 然后 CG 镜头就从3、4个直接变成175个。

Aaron Sims Creative © Netflix

Steffen R
因为我们和 Duffer Brothers 关系很融洽,所以更容易交流想法,快速得出更好的点子。他们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是有想法的,但是也没有完全想清楚,我们不仅会解决技术方面的问题,也会辅助他们完成创作。像这样一部短篇剧集,你不可能只是往里面砸钱解决问题。有时候你必须想各种办法解决问题,提出一些视觉效果好,又能在时间预算内完成的方案,这样大家都很开心。

Michael Pecchia
我要说这就是我们发展我们的屏幕草图工作流程的契机。我们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乙方了,它变成了一种合作共赢,因为我们在早期就和导演和编剧共同工作,帮助他们创作他们想要呈现的世界。就像 Steffen 说的,反复探讨,这个过程是开放的,相互信任的,因为我们在早期就加入了创作。

Aaron Sims Creative © Netflix

能否介绍一下 ASC 创作生物角色的的常规流程?

Steffen Reichstadt
每个生物和角色必须给人的感觉是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所以在前期研究和创作阶段,每个角色的开始过程都不太一样。首先是参考图片研究,阅读剧本,寻找真实参考素材,然后是二维和三维草图。然后我们根据甲方的意见进一步完善,并且在三维中渲染。我们常规的资产开发流程是使用 Maya 配合 V-Ray 做测试渲染,因为从设计建模到渲染的工作流程是非常方便快捷的。

Aaron Sims Creative © Netflix

你在《怪奇物语》的大魔王这个角色上有什么独特的心思吗?

Steffen Reichstadt
这是一个相对快速的创造过程 – 我说快是说花了几周的时间。我们有若干艺术家制作了一系列的初始设计。我们 ASC 有稳定的艺术家团队,每个人都做了一遍。他们都快疯了,因为原始剧本中只描述了这是一个双足,多齿,没有脸的怪兽,所以我们基于这些做了很多设计。

我们给了 Duffer Brothers 从 A 到 F 六个方案,然后他们说,"我喜欢 D。" 我们就往这个方向做下去了,然后给他们提供了完整的后续分支设计,他们选了其中一稿。就是这么快 — 有时我都希望他们全都能这么爽快!所以说我们几乎是瞬间就得到了大boss的最终稿。

他们知道他们想要一个穿西装的角色。我觉得他们没有一开始就必须计划好三维的东西。他们计划在实践中完成所有的内容,以及所有二维的内容。我觉得他们是到了现场以后,觉得用真实西装会有问题,这时候我们就加入进来,帮他们把这个镜头做得更好。

Aaron Sims Creative © Netflix

制作一季 Netflix 电视剧与制作传统的每周播放的电视节目相比有什么区别?

Steffen Reichstadt
制作日程表很类似于 "在这个时间节点做完第一集,在这个时间节点做完第二集。" 但有一点很棒,就是如果第二集有些东西你不太满意,那么哪怕是你在做第九集的时候,也可以回来修改,重新制作镜头,提交成果,因为是所有剧集一起提交的。

Aaron Sims Creative © Netflix

你们也参与制作了《怪奇物语 2》?

Steffen Reichstadt
是的。我只能说这一季也很精彩。
 

我看到云雾中有个大怪兽。我猜他可不是穿西装的人啊?

Steffen Reichstadt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嗯,其实你说的对。我猜,因为第一季使用数字特效很成功,他们在第二季已经完全准备好使用三维特效了。看起来会非常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