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os
产品
了解 V-Ray 合集版
行业应用教育用户社区
学习资料作品集
© Brick Visual
© Brick Visual

BRICK VISUAL实测 Chaos Vantage 实时渲染软件


我们邀请Brick Visual将其最复杂的建筑可视化(arch-viz)场景载入到 Chaos Vantage 的革命性实时3D光线追踪引擎中。看看这套新应用程序到底有什么威力。


Chaos Vantage 来了。这个即将改变游戏规则的可视化工具已经被全球各地的顶级工作室采用,让艺术家和客户体验3D光迹追踪场景—而且是实时渲染。

以下,Brick Visual工作室的数据总监(CDO)- Attila Cselovszki讨论了将 Chaos Vantage 添加到其建筑可视化流程中,如何彻底改变他们的工作方式。

Attila Cselovszki 的简介

Attila是一位具有建筑背景的视觉设计师。作为一名获奖的建筑系学生毕业后,他共同创立了Brick Visual工作室,该公司以其很有气氛的建筑视觉图像、动画和VR/AR体验而闻名世界。Attila负责Brick Visual的产品和流程开发,包括其Pulze软件系列。 

 在这篇采访中,您可观看参照《Total Chaos》演讲或收听这篇CG Garage播客,了解更多关于Brick Visual的信息。 

Chaos Vantage是 Chaos 光线追踪家族中的新成员–在Brick Visual工作室,我们从初代beta测试阶段就开始试用。 

缩短渲染时间是可视化行业的终极圣杯。等待计算机运算会扰乱创作过程并影响各部门工作流程。当然,在办公室里休息一下,玩玩桌上足球台很有趣–但这不尽理想。我们已习惯于在速度和质量之间权衡。  

© Brick Visual

大约10年前,GPU 硬件加速 开始发展–现在V-Ray GPU是一套功能齐全的生产等级渲染器,限制很少,渲染时间也很出色。但即使有了快速的GPU渲染,仍然需要一个更快的视觉预览(previz)工具…… 

直到现在。

在2010年代中期,由于VR和游戏引擎的炒作,建筑可视化行业显然必须加快渲染时间。当时有两种方法。

  1. 某些工具可以让3ds Max和游戏引擎之间的转换变得更容易。然而,由于昂贵的周转时间(Turnaround time),使用游戏引擎在建筑可视化方面仍处于试验阶段。
  2. 相信摩尔定律(Moore’s law)将创造一个新时代,我们可以依靠标准的建筑可视化流程,以近乎实时的方式进行渲染–但我们不想根据摩尔定律等到20年后,才能满足当今的需求。

当 Chaos 宣布推出Chaos Vantage时,看起来像是改变整个游戏规则的应用程序,可以解放3D艺术家,让他们不受限制地环顾虚拟世界。因此,我们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测试计划,并找出可能的应用。

Chaos Vantage 在技术上几乎完美地融入了我们的工作流程。能流畅地运行每个场景,所以我们可以直接把没有经过特别处理的档案放进去,以直观的方式探索。

Attila Cselovszki, CDO, Brick Visual

测试 Chaos Vantage

在报名参加beta测试后,我们的第一步是测试看看Chaos Vantage如何处理交互式外观开发,并找出在没有3ds Max的初步优化和准备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得到怎样的质量。

整合度的成功与否总是取决于复杂度。新工具必须是超级容易使用的,具有快速的学习曲线–否则艺术家的挫折感会否定任何附加价值。

The Chaos Vantage experience interacting with a Brick Visual scene. © Brick Visual

我们的目标是仿真艺术家在日常工作中的例行操作。期望在最短的时间内有效地创造出可接受的结果,而不需要深入到 Chaos Vantage 的设置中。所以我们尽可能地维持简单操作。

  • 我们导出了VR scene场景格式,没有在3ds Max中进行任何优化或特别处理。
  • 然后,我们使用原始的项目后处理的最终图像作为参考,在 Chaos Vantage 中进行照明/色调设置。
  • 最后,输出4K分辨率的序列图文件,根据噪声的多寡,以100 – 1000个样本进行渲染,让每帧渲染时间控制在5分钟以内。

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发现是,Chaos Vantage 在技术上几乎完美地融入流程。Chaos Vantage 能平稳地运行每一个场景,所以我们可以直接把没有经过特别处理的档案放进去,以直观的方式探索场景。

Chaos Vantage 实现了当初的承诺。能够处理数十亿个三角面,而且降噪功能让整个体验非常自然,用户马上就会开始四处游走查看。而作为 “虚拟建筑摄影师”,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呢?     

在这个测试阶段,Chaos Vantage 要想发挥其全部潜力,还需要再一点进化。其中一个尚未完善的功能是 Chaos Vantage 和 3ds Max 之间的数据交换,这样用户就可以双向传输摄像机、灯光和设置。我们使用了公司内部开发的场景管理工具Pulze来暂时实现这个功能。补足这些后,Chaos Vantage 将是一个伟大的建筑可视化专业软件,可用于日常工作与加速外观开发的工具,能自动化地批量产生草稿图像。

将 Chaos Vantage 整合到工作流程的几个想法 

© Brick Visual

1. 作为图像制作的视觉开发工具

在Brick Visual,视觉开发(look-dev)阶段是任何项目的关键步骤。在这阶段,艺术家可在场景中四处游走,拍照,找到最好的构图,讲述最吸引人的故事。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工作流程,艺术家拿着准备好的基础档,跳进Chaos Vantage,从镜头、长宽比、灯光设置和构图元素等方面创建所有的场景。在客户或主管修改后,他们可以在3ds Max中继续工作,并重新导入所有元素和设置来定义场景。

Left: CPU render. Right: Rendered real-time in Chaos Vantage. © Brick Visual

2. 作为VR视觉开发工具

作为上一个应用的延伸,Chaos Vantage 可以被艺术家用来在VR空间中进行视觉开发。这样他们会对空间关系有更深的理解,可以找到更多有趣的视点。作为第一步,在6个方向自由度的情况下,有一个静态的360度体验,不需要移动,就能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探索场景–我们听说Chaos Group正在朝这方向努力,很快就会加入这个方案。

© Brick Visual

3. 作为电影项目的previz渲染器

在电影项目中,我们有很多previz需要反复修改,包括视口预览和低质量渲染序列。为了能够在快速的周转时间内创建高质量的预览,并对不同的镜头进行试验,这将改变电影制作的游戏规则。

我们设想的工作流程是,艺术家能够从3ds Max导入预定义的摄像机路径,并在午餐休息时间渲染序列。我们也希望能直接连接到3ds Max,这样关键的编辑就能在 Chaos Vantage 中实时更新。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向公司内部的渲染农场(local farm)发送渲染任务也很重要。

我们发现 Chaos Vantage 的渲染质量非常好,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用于最终的产品渲染。

Attila Cselovszki, CDO, Brick Visual

4. 作为中等质量电影项目的最终产品渲染器。

在测试阶段,我们发现 Chaos Vantage 的质量非常好,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用于最终的产品渲染。在预设情况下,Chaos Vantage 不是一个最终渲染器,但根据目前的经验,我们可能会进一步研究这种可能性。 

© Brick Visual

Chaos Vantage 是否适合arch-viz流程?

如果最终版本将包含上述功能—让 Chaos Vantage 和3ds Max一起协同工作–那么答案是肯定的。是的,Chaos Vantage 能处理复杂而庞大的场景。能轻而易举地处理复杂而庞大的场景,这套软件真的很有前途。

我们知道,建筑可视化行业总是对有用的创新充满热情,在测试之后,我们会鼓励其他人测试一下。他们有机会在追求建筑可视化圣杯的过程中实现飞跃式发展。 

我们要感谢Chaos Group和NVIDIA®公司提供测试 Chaos Vantage 的机会。


这篇文章更新于 2020 年12月,Project Lavina 更名为 Chaos Vantage。

重新定义实时渲染技术

参加 Chaos Vantage 优惠活动


Chaos
V-RayChaos CosmosChaos ScansPhoenix FDVantageChaos Cloud
© 2021 Chaos Software 保留一切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