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os
产品
了解 V-Ray 合集版
行业应用教育用户社区
学习资料作品集
© Ian Spriggs
© Ian Spriggs

Ian Spriggs谈GPU渲染自画像


Ian Spriggs用多种方式重塑自己。实验他的新自画像,并改用GPU渲染肖像。请阅读本文了解详情。


自从Ian Spriggs第一幅CG自画像吸引全世界目光以来,已过六年。从那时起,他又创作了22幅肖像画(包括我们的Chaos Group实验室主持人Chris Nichols),并在世界各地举办了关于新旧技术融合讲座,他的作品还登上了几本杂志的封面。 

现在,这位才华横溢、一丝不苟的艺术家又重新创作自画像。这一次,他以新的视角(真的是这样)来创作,利用V-Ray Next for Maya,他从CPU渲染转换到GPU。他也尝试新的实验性的领域。不使用单一的参考图,而是基于他在人像作品中养成的直觉,创造出了与他之前所做的非常不同的肖像作品。

我们联络了Ian,聊聊如何实验性地创作自画像,转换使用GPU渲染,并讨论过去的深度知识带进未来。

说说你新的自画像背后的创作灵感吧。

Ian Spriggs: 过去,我的作品都是受大师启发的。因此,作品的灵感都是来自于Rembrandt或Caravaggio的作品,因此我之前的肖像画也非常注重这些。但我觉得,如果你必须不断地从已经完成的作品中获得灵感,永远无法创造出新的东西。因此我会把以前的人像作品称为我的 “系列一 “人像作品。

为了新自画像,我就会努力找寻新想法。我们有新的技术、新的工具使用方式,我不想用这些来反映我们昨天所做的事情;我想呈现出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我需要推动我的艺术作品向前发展,就像技术往前推动那样。我想在现有的作品往上爬,而不仅是模仿已经完成的作品。


你的作品很有电影感。可谈谈这方面吗?

IS: 我的确对电影摄影和灯光类型很感兴趣,并试图通过这种手法来发掘自己的风格。但我尽量不像以前那样使用参考图。例如,“Portrait of Erica” 的灵感来自于画家Hans Holbein的一幅画作。以前我至少会找一张图片作为创作肖像画的参考。 

现在,我尽量不要仰赖参考图,因为如果复制参考图,那就不会是什么新东西。我的想法是 “不知道该怎么走到那一步,但我会想办法找到的。” 我不认为依靠参考图可以帮助我创造原创作品。

那么你是如何在没有参考图的情况下完成作品的?

IS:我一边创作一边找灵感。我以前都是找幅参考图,然后把我的主题摆出类似于这幅画的姿势。但在这幅作品中,我和我哥在今年初聚在一起,整整一个晚上,我们拍了上千张照片,尝试了不同的灯光,不同的东西,比如说我们能想到的一切,不断尝试,看看会发生什么。

如果你看那张自画像,后面墙上的灯光几乎就像一面镜子。其实,我只是站在镜子前,灯光其实就是我拿着的那面镜子的反光。这很有趣,因为没有多少人发现。而且由于不完美的镜面,灯形状扭曲了一点,镜子其实是一块金属板,所以才会有一点变形。

所以你手持那盏照亮你的脸的灯,是吗?

IS: 没错。我拿着一盏灯在我的面前,当你看到我脑后的光,实际上是灯光的反射。没有人真的会质疑这一点。但如果没有尝试新的、不同的东西–比如说镜子和不同的光线,我永远不会发现新构图。 

不过,我并没有一对一地复制照片,姿势有一点不同,表情也有一点不同。我把几张照片拼贴在一起,得到最终画面。

Ian的第一幅自画像,2014年 © Ian Spriggs

你觉得从你的第一幅自画像开始,学到了什么?

IS: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这就像我身为艺术家的进步。进展非常缓慢的。很难看清我到底有什么进步。但是,把两者进行比较也是很好的。

我注意到的一件事是,当我把新旧作品并排比较时,新的肖像更有自信。我的上个作品是我第一张自画像,尽管我还是很喜欢,但我觉得画中显得没那么自在。新作品中,我更面向镜头,脸上的光线更多了,没那么退缩害羞。


你去年在Total Chaos上见到Paul Debevec和Scott Eaton,有什么收获吗?

IS: 他俩为未来的艺术家铺了路,为很多人开启大门。从他们两个人身上看到这一点真的很有启发,而且–突然间–这也是我很想做的事情。这两人完全不同,但他们基本上思维一致。我很想和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我正在尝试找出我自己的道路,要怎样做。

播客 #233 | 专访Ian Spriggs, Paul Debevec与Scott Eaton


Ian、Paul和Scott在去年的Total Chaos上与播客主持人Chris Nichols一起讨论了GPU、光场(light fields)和AI如何改变CG艺术和数字人物。请点击收听这场精彩的讨论。

你和Scott在古典艺术的影响和技法一定有很多共同点……

IS: Scott最酷的是,他是解剖学老师,教了很多年的解剖学。我就是这样认识他的。最近,他跳到了深度学习艺术领域,这对他来说是大幅的跨领域。完全改变了他原本的熟悉的,他发现了一些新的东西。这也是我真正受启发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我改变了自己的肖像画风格,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像他一样实现这种蜕变。

我不是技术人员,所以我使用的是V-Ray默认的设置。我很少调整Chaos Group提供的V-Ray Next for Maya预设参数 – 就算有也只是一两个参数而已。

Ian Spriggs, 3D 角色艺术家

你在这幅人像中切换到了V-Ray GPU渲染—转换时有遇到什么问题吗?

IS: 没有,其实没有–我只是把设置切换到了CUDA模式。我不是技术人员,所以我都使用V-Ray直接开箱即用的设置。我很少调整Chaos Group提供的V-Ray Next for Maya 预设参数 – 就算有也只是一两个参数而已。 

你现在完全用V-Ray GPU渲染吗?

IS: 是的,我想是的。新的支持RTX的V-Ray GPU渲染器非常酷了,几乎是实时渲染。你可以马上调整滑块和材质,并得到实时回馈,真的很棒。 

有了V-Ray GPU工作流程,可以更快地进行更多的迭代,这样就可以做更多的修改。因为可以做更多的修改,所以最终会得到更好的完成品。

Ian Spriggs, 3D 角色艺术家

你的硬件配置如何?

IS: 联想(Lenovo)提供我一台工作站,很棒,然后NVIDIA为我配置了几张显卡。最初,我用的是Quadro P6000s显示适配器,共三张,然后又用了一张Quadro P1000。一开始使用这些显卡,非常棒,然后他们又帮我升级到RTX 6000s。所以我目前用的是一台P4000和两张Quadro RTX 6000。

V-Ray GPU的工作流程要简单得多。可进行更多次反复修改;因此可以得到更多的回馈。尽管人像创作花费的时间还是大致相同,但我可以进行更多次的反复修改与渲染。我的工作方式是:先渲染,然后修正那张渲染效果图,然后我再次渲染,然后把问题修掉 — 关键在于修复问题,而非直接构建作品。有了V-Ray GPU的工作流程,做更多的迭代会快很多,这样我就可以做更多的修改。而且因为我做了更多的修改,最终会得到一幅更好的肖像画。

你的下一个人物画作会是怎样呢?

IS:我也不知道!我很想知道,因为我已经找到了需要的所有工具。我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但我知道会是原创作品,以新的方式来看待数字人物。

我来自大家族,我很想为侄子做一幅肖像画 – 当疫情封锁结束后。一直以来我创作时会避免小孩,小孩很复杂,但在未来一年里,我想尝试着去解决这个问题。看他有没有耐心。如果我给他拍几张照片,过了五分钟,或许他会说:”我不干了。”


用 V-Ray Next for Maya 的 V-Ray GPU 更快地创建出您最棒的作品,进行更多的实验。 现在就来试试吧

Chaos
© 2021 Chaos Software 保留一切权利

Your shopping cart

There are no items in your cart.

Continue shopping
MasterCard
Visa
AmEx
JCB
Discover
PayP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