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os
产品
了解 V-Ray 合集版
行业应用教育用户社区
学习资料作品集
A render of an American Ninja Warrior obstacle© NBC
A render of an American Ninja Warrior obstacle© NBC

V-Ray FOR SKETCHUP如何帮助《美国极限体能王》与《FARGO》的场景搭建


V-Ray for SketchUp的快速、逼真渲染结果对电视概念艺术家Dwayne Burgess来说至关重要。阅读本文了解V-Ray是如何用于极限体能场景和时代建筑的。


SketchUp是布景设计师和概念艺术家的宝贵工具,他们希望快速、轻松地设计实验,确定摄影机的位置,并抓出约略的场景架构。而V-Ray for SketchUp则更进一步,让艺术家们创建逼真的布景视觉效果,并协助艺术总监对材质和灯光做出明智决定。

之前在NBC环球集团担任艺术主管,概念艺术家Dwayne Burgess最近在NBC的《极限体能王》和FX电视台的第四季影集《Fargo》中使用了V-Ray for SketchUp。请继续阅读,了解更多关于这些风格不同的专案。

关于 Dwayne Burgess

Dwayne受到电影、电视和美国音乐剧《女巫前传》的启发,获得了戏剧布景设计学位,他搬到洛杉矶追求电视和电影工作。在NBC环球找到工作后,一路晋升为室内艺术部门的负责人,设计内容包括奥斯卡颁奖红毯。同时,他也爱上了概念艺术,并在2018年开始全职工作。

Dwayne Burgess的ArtStation >

Dwayne Burgess的网站 >

你曾是一名制作设计师,现在又身兼概念艺术家–这两种角色是如何相互融合的?

Dwayne Burgess: 我认为最终,制作设计师和概念艺术家之间的关系是需要良好的沟通和信任的。制作设计师是相信概念艺术家能以准确描绘最终结果的方式来传达愿景,并尽可能地让设计好看。

我的渲染图几乎都要由导演、执行长、电视台等进行最终核可。所以这里面有很多利害关系。

Dwayne Burgess, Concept Artist

由于我主要在电视领域工作,所以通常没有概念艺术家团队–我自己就是概念艺术家,所以肩上的担子很重。我的渲染几乎都要由导演、执行长、电视台等进行最终核可。因此这里面有很多利害关系。


如何与制作设计师合作?会在设计过程中给予意见回馈吗?

DB: 根据获得的信息量,我可能会被问及意见,但这因项目而异,取决于设计时间过程以及我与制作设计师的信任度。有些设计师清楚知道他们想看到什么,甚至会要求到连架子上最小的布景装饰细节;有些设计师则告诉我,凭直觉去做细节。只要有良好的沟通,无论哪种方式我都很乐意。总之,我的职位是传达设计师的愿景–所以设计师有最终的决定权。

© NBC

场景设计的标准行业工具是什么?

DB: 在我参与过的每一间电视艺术部门,SketchUp都是主要的建模软件。我知道有很多替代品,但我已经使用SketchUp很多年了,感觉SketchUp如同我大脑的延伸。大多数的制作设计师和布景设计师都是用SketchUp发模型给我的,所以如果能固定使用同一个平台,就能让工作流程保持精简。


告诉我们你在《Fargo》 《极限体能王》上的工作。

DB: 我是在2019年初拿到《Fargo》这个案子的,在我转到全职概念艺术家之后不久。艺术总监Hellen Harwell曾与我在NBC共事过,并在设计过程的早期让我加入。在派拉蒙影业搬到芝加哥拍摄之前,我和团队一起在派拉蒙进行了几个月的前期制作。我与制作设计师Warren Alan Young紧密合作,他曾设计过该影集的第一季和第二季,并刚刚设计了美国废奴传记电影《哈莉特》。这是一次奇妙的合作经历,我能够在构思的过程中建立模型,经常在研究的过程中实时尝试不同的质感和布景选择。

我在《Fargo》上的工作流程通常是从布景设计师那里收到的白色模型开始,其中布景墙的大致形状已经在SketchUp中建立,但只有这样而已。从这个为基础,我会根据所提供的视觉研究,对模具、家具、装置等进行建模。我在NBC工作了好几年,一直在替闪亮演播室建模,有镀铬的家具和光亮的地板,所以现在替1950年代的停尸房建模,真是很好的对比。

查看Dwayne的Fargo渲染图,请上他的官方网站 >

© NBC

DB: 2020年初,制作设计师Jay Heiserman找到我,让我为《极限体能王》第12季创作概念艺术。由于该剧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所以在整体美学上有很多先例可循–甚至是展示渲染的方式。所以肯定是有一定压力的。

与《Fargo》相比,我接到的《极限体能王》的模型在交给我的时候,完全是在SketchUp中制作的,所以我的工作就是更新纹理,在整个过程中添加灯光,并在Photoshop中替画面润饰。当我被请来的时候(在疫情爆发之前),这一季要在多个城市拍摄,所以最初,我在多个地点渲染了障碍赛,比如一座礼堂和一间演播室后场,有很多3D观众。在电视网对节目进行了后期设计后,我又对圣路易斯的体育场进行了最后一批渲染,这次没有观众。这些就是你在这里看到的渲染图。

《极限体能王》的制作时间非常紧迫。在他们请我来的时候,电视台已经在等着看完成的渲染图了。我在四天内完成了第一批20个渲染(每个地点10个),从开始到结束。

© NBC

V-Ray for SketchUp的速度如何帮助你在《极限体能王》的紧迫期限内完成工作的?

DB: 快速完成《极限体能王》的渲染非常重要,最终作品的交付速度甚至比最初估计的还要快,自己都感到十分惊讶。我使用质量设置局部渲染,让我在调整参数的时候,保持高效的工作流程。不幸的是,电视界有种迷思,制作设计师和美术指导认为他们没有时间做漂亮的光线追踪渲染。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这样了。

在使用V-Ray之前,这几年,我都用Photoshop编修SketchUp渲染图,让画面更上相些。

Dwayne Burgess, 概念艺术家

V-Ray for SketchUp解决的关键问题有哪些,你之前如何处理?

DB: 在我跳到V-Ray之前,这几年,我都用Photoshop编修SketchUp渲染图,让画面更上相些。这无疑提高了我的Photoshop技术,但是现在我所能达到的效果更为上乘。我甚至还挖出多年前的老模型,重新渲染了一下,只是想看看我现在的作品与以前相比如何。这是会让心情变好的练习。

从绿西红柿到绿女巫

Dwayne的个人项目探索了一些他最喜欢的电视,电影场景与地点,包括《绿野仙踪》、《油炸绿西红柿》、《Misery》和《黄金女孩》。

能够获得真实的材质和灯光,对设计过程有什么帮助?

DB: 在我的设计过程中,能够逼真地渲染材质和灯光是非常省时的。当回想起我以前的渲染时,我使用” flipped components”来实现光亮的地板效果,并手工渲染金属饰面。真是浪费时间。现在,我可以实际展示某材质选择在场景中的样子,摄影机在反射中可能看到的东西,阴影的落点…等等。达到这种细节水平有助于团队在搭建布景时更能预期最终结果。


你对图片做了多少后期制作?

DB: 这完全取决于项目。我总是把渲染图带入Photoshop中,至少做一些色彩校正、调色和一般的润饰工作。在《极限体能王》中,渲染图根本不需要做什么。灯光设计师曾与制作设计师沟通,他们想在观众席上增加大约400个LED灯。我决定不把这些放到实体模型中,而在后期才添加。我还对前景中的桁架结构进行了一轮亮化,因为画面中有太多东西了,这有助于区分障碍物和背景。总体来说后期工作并不多。

《Fargo》则涉及到更多的后期渲染工作。由于我平均每天需要完成一到两幅画面,所以决定从照片添加观众,并通过迅速而又随性的Photoshop操作来达到Warren要求的绘画质量。当然,希望我有时间创建高面数的3D人物和完整的涂装,但最终,每个人都对成果感到满意–当你在如此紧迫的时间限制下,大家都满意才是最重要的。

使用V-Ray 5 for SketchUp进行后期处理

最新版本的V-Ray for SketchUp将传统的后期处理转移到了V-Ray Frame Buffer中,这样艺术家们就可以在不用其他软件的情况下创作出最好的作品。通过内建的合成功能,用户可以进行色彩校正,组合渲染元素,并将其储存为预设,以便将来使用。而通过Light Mix灯光混合功能,则可以在渲染后调整场景中的灯光。

看看还有V-Ray 5 for Sketchup还有什么新功能。

V-Ray for SketchUp 最棒的是能无缝地整合到 SketchUp 接口中……将我所有的工具集中在同一个地方是极大优势。

Dwayne Burgess, 概念艺术家

您最喜欢V-Ray for SketchUp的什么功能?

DB: V-Ray for SketchUp最棒的是能与SketchUp接口无缝地整合。我在项目上的工作流程必须非常高效,而将所有的工具集中在一个地方是个很棒的优势。


V-Ray for SketchUp如何改变您与客户的互动和展示方式?

DB: 把我的渲染工作流程保留在SketchUp中的好处是,当我收到团队的修改意见时(常常会遇到),我可以迅速地把修改的意见落实到我的档中,而不会损失宝贵时间。反过来说,一旦我完成了展示模型的构建,我就可以把档案上传给团队作为布景装饰的参考,而且SketchUp还是团队中每个人都熟悉的格式。

© NBC

看到自己的作品在现实生活制作出来,感觉如何?

DB: 每次看到自己参与创作的设计出现在电视上,感觉很不真实。现在,我可能会花上几周的时间为一个场景的每一个细节做模型,然后直到几个月后作品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我才看到成品。比起以前做制作设计和美术指导的时候,我更喜欢这种方式。那里没有什么神秘感,你的血汗和泪水都在场景里。我可以对成品感到惊讶,最终保留了什么,剪掉了什么,你在模型上添加的组件,布景装饰师其实会据此现实世界中建构出来的。


你接下来在忙什么?

DB: 现在,我正在为Netflix制作一部新的由编剧Ryan Murphy制作的影集,还不能透露太多。可以说,我很感激现在有工作,因为2020年对娱乐产业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今年有几个月的低潮期,电视和电影都陷入了停滞状态。当新节目的工作出现时,通常准备时间很短,所以我喜欢尽可能地利用空闲时间,渲染个人项目,并修复我和我丈夫在Joshua Tree的小木屋。

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都非常感谢我转为全职概念艺术家。对我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更加充实的职业。

在你的设计工作流程中遇到瓶颈吗?

了解如何通过V-Ray 5 for SketchUp的30天试用来克服您的障碍。
Chaos
V-RayChaos CosmosChaos ScansPhoenix FDVantageChaos Cloud
© 2021 Chaos Software 保留一切权利